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北宋大丈夫 > 第558章 记性好了不起啊

第558章 记性好了不起啊

北宋大丈夫 | 作者:迪巴拉爵士| 更新时间:2019-05-16 02:01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冯进还是验过了文书,然后说道:“某还有事,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恼怒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王雱低声道:“他和商人们太亲密了些,不和他翻脸,咱们不好施展。到时候他要插手怎么办?不,他一定会插手……”

    陈昂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王雱叹道:“他是杭州知州,还是杭州市舶使。市舶使看似不起眼,可手中的权利颇大,涉及的钱财货物多不胜数。他怎肯让咱们插手?所以必然会给咱们脸色,甚至会下绊子……此时撕破脸最好不过,回头咱们就能弹劾他……然后再寻些短处。拿下他,南方三司定然会震怖,如此市舶司革新才能顺畅施行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是平常,可陈昂却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王雱建议大家先不说是来清理市舶司的,而是巡查。

    巡察嘛!你好我好大家好,地方上自然会不在意,如此才能了解到问题的根源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就是王雱的目的,可他错了。

    王雱一开始就是瞄着冯进去的,准备拿他的人头来震慑三司,为市舶司的革新开道。

    好狠辣的少年。

    让陈昂最忌惮的是王雱的果决和计谋百出。

    计谋中套着计谋,你不小心就会被他挖的坑给埋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远去的冯立一眼,心想你怎么就那么急躁呢?

    他再看看那些商人,此刻他们都堆笑着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陈推官,见过衙内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郎君才华不凡,怎能叫衙内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该叫小郎君。”

    这年月衙内的称呼类似于后世的二代,很是嘚瑟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爹是官,牛笔不?

    你们都得叫我衙内!

    可真正有本事的却不喜这种称呼,觉得是对自己的羞辱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拍马,陈昂笑道:“今日诸位贤达集聚吴山,某在此也想请教一番海贸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陈推官只管说,但凡我等知晓的,一字不漏!”

    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站了出来,看周围人的模样,这人有些威信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拱手道:“老夫魏平,见过陈推官。”

    魏平的脸色红润,肌肤柔嫩,看不出是五十多岁的人。唯独一双斑白的长眉斜了出去,仿佛是两把扫帚。

    陈昂问道:“某这几日沿江转了几圈,海边也去过,发现最多的还是大食商人,那些人和市舶司的官吏相熟,有时竟然可以暂缓给抽解,何故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很尖锐,魏平却笑道:“那些大食人身家丰厚,船一靠岸就查验货物,十抽一之后方能博买。不过有时官家不喜欢那一船货,就先博买,随即卖给大宋商人,最后折算铜钱给大食人算账,这样还省事些。”

    市舶司的首要任务就是收税,收税是两种手法:第一种就是抽解,船一靠岸,市舶司的人会去查验,然后十抽一,也就是先交纳十分之一的货物作为税款。

    第二就是博买。

    市舶司的人和外藩商人商议好了价格,然后把他的货物买了,大多送去汴梁,少数货物就地发卖。

    十抽一的税,加上博买时压价,这就是市舶司大赚特赚的原因。

    特别是博买,博买时市舶司就是裁判员,随后发卖给大宋商人时又是运动员。

    陈昂笑了笑,说道:“大食商人在杭州可多?”

    魏平摇头道:“不算多,最多的是在广州。那边的大食人都聚在一起居住,还自行管事,官家不管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广州那边的藩坊已然多年,大食人聚居于此,有藩长管辖,若是犯法,当地审讯后交给他们处置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沈安在的话,定然会说这不就是后世葡人弄的那一套吗?

    先借你个地方居住经商,然后渐渐扩大影响力和实力,等到你衰弱时,就趁机下黑手。

    宋末时蒲寿庚就是这么一个例子,直接灭掉了泉州城里的大宋宗室。

    “有的给了不少好处,朝中也赏了官给他们做……”

    蒲寿庚就是官,宋末时在泉州执掌市舶司多年,大宋对其堪称是厚恩,可最终却被此人背叛。

    魏平说道:“那些大食人对大宋很是恭谨,恨不能化为大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食是大食,大宋是大宋。”

    王雱打断了魏平的话,他此刻想起了沈安的话:“那些海商大多身家丰厚,人有钱之后就会想着更有钱,会更贪婪……所以别指望他们会主动吃亏。”

    他此刻见到了这些商人,不禁对沈安的话大为赞同。

    安北兄大才啊!

    “赚钱要让大宋赚,而不是让大食人……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意外这个说法,魏平干笑道:“小郎君此话……陈推官?”

    这位年轻人说的话我等是当放屁还是要认真听?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王雱就是个来镀金的衙内,此刻不过是在抢表现而已,谁搭理他谁有毛病。

    陈昂没有犹豫,说道:“官家知道他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官家默许的事儿,你们不当回事也行,只是后续倒霉别怪我。

    魏平有些尴尬的道:“如此……我等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陈昂说道:“第一要认真,什么延缓抽解,某不知道什么叫做延缓,更不知大食人有钱,只知道规矩不能乱。”

    这是敲打。

    别和大食商人抱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第二就是把大宋的货物都弄在一起,不许和大食人通消息,由市舶司统一定价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这样市舶司把事儿全干完了,咱们干什么?

    市舶司把裁判员和运动员都做了,咱们做什么?

    咱们好像就只剩下出海一条路了……

    “第三就是出海……”

    陈昂想起临行前沈安的交代,就振奋精神说道:“大宋必须要掌握商道,如此方能挣更多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海?”

    一个大汉上前,兴奋的道:“敢问陈推官,可是要鼓励我等出海吗?”

    陈昂点头道:“正是,朝中希望你等多出海,把大宋的货物主动贩卖出去,而不是通过大食人来转手……你们都知道,被大食人这么一转手,多少钱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王雱阴测测的道:“大食人为何这般有钱?不就是转手挣的吗?可那些货物大宋本就能出海去采买和贩卖,为何要让他们挣钱?难道咱们没船吗?”

    大汉欢喜的道:“小人邱震,见过陈推官,见过小郎君。小人以前出海经常会遇到海盗,他们会劫掠船队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没办法的事儿,陈昂点头道:“大宋会寻机去剿灭那些海盗……”

    大宋目前的水师……说句实话,不怎么强大。

    因为海外没有敌人的缘故,大宋的军事力量都集中在了陆地上。甚至连金明池里的战船老旧了都不更新,变成了竞赛速度的龙舟……

    和平数十年,大宋上下颇有些文恬武嬉的悠闲。

    王雱突然问道:“大食人呢?那些海盗可会劫掠大食人?”

    比起出海的频率和规模,自然是大食人独占鳌头,那么他们可被劫掠了吗?

    邱震摇头道:“大食人不会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陈昂不禁有些好奇,甚至阴谋论的在怀疑海盗是不是大食人弄出来的把戏,目的只是为了压制大宋向海外迈出的步伐。

    邱震有些唏嘘的道:“大食人的船队庞大,而且他们的战船不少,那些海盗不敢劫掠他们,否则会被大食人清扫……”

    大食人的水师竟然强劲如此吗?

    王雱的眼中多了阴霾,说道:“只要大宋在海外有巨大的好处,水师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还是沈安说得对,利益才是驱动人的最大因素。

    邱震兴奋的道:“若是大宋水师能出击,那小人就敢倾尽家产出海。至于大食人,小人也敢和他们比比谁的货物更好,更便宜。”

    这是贸易战的雏形。

    王雱心中欢喜,说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若是能形成这样的局面,大宋就找到了另一只腿。

    按照沈安的说法,大宋目前只有陆路,就是瘸腿。只有掌握了海路之后,才能双脚并行,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海商之利很大,必须要把握住。

    魏平冷冷的看了邱震一眼,说道:“此事却要从长计议,要不……先用饭?”

    一路溜达,大伙儿都饿了。

    陈昂说道:“如此便各自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魏平笑道:“此处风景甚好,敢请陈推官和小郎君在此用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烤肉?”

    陈昂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里空荡荡的,哪来的饭菜。

    魏平笑吟吟的拍拍手,随即有人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稍后山下就来人了,而且是很多人。

    几十人挑着担子上来,然后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座椅都有,酒菜还是热气腾腾的。

    一队女人缓步而来,乐声起,舞蹈动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海商的豪奢,不过是片刻间就弄好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王雱冷眼看着这一切,稍后也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他们就去了码头。

    船帆遮蔽了视线,一艘艘船在等待靠岸。

    市舶司判官刘可引着他们去了码头边上,随行的还有魏平和邱震等人。

    “见过刘判官……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艘船靠岸,一个大食商人在船头大笑着,很是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可板着脸道:“靠岸,检查他的货!”

    大食商人愕然,但一瞬之后就变成了肃然。

    “某在路上遭遇了风暴,幸而逃生……看看这艘船吧,差点就葬身海底……”

    顺着他的手指方向,能看到破损的风帆,还有一些破损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某侥幸逃生,却是高兴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大食商人在微笑,很是矜持和有风度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他认为礼貌的微笑,但在王雱的眼中却是挑衅。

    “查验!”

    陈昂和王雱并肩而立,低声道:“还得再看看?”

    说着他偷偷的举起手,想看看袖子里那张价格表。

    王雱笑了笑,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:“一切都在某的脑子里。”

    智商被碾压的陈昂不禁为之气结。

    记性好了不起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更送上,求月票啊!

    
最新小说。最热小说尽在老书迷小说网 m.lsm0.com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